公司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专题 > 中诚信债券市场论坛2016 > 邓大为呼吁提高企业信息披露频率

中诚信债券市场论坛2016

邓大为呼吁提高企业信息披露频率 信息来源:中诚信证评        发布时间:2016-10-8 16:27:47


中诚信证评结构融资部总经理邓大为


新浪财经讯 “中诚信债券市场论坛2016”于8月16日在北京举行。中诚信证评结构融资部总经理邓大为出席并演讲。

交易所企业资产证券化市场情况

交易所市场企业资产证券化产品基本上经历了10年坎坷发展,2014年从审批制转为备案制。2014年上半年,证监会企业ABS项目保持稳步增长,共完成发行备案制351支,发行规模近3400亿元,2016年上半年,已经完成备案发行资产证券化产品178支,发行规模1557.7亿元,企业资产证券化产品保持快速发展。

为什么这么快。首先企业资产证券化产品业务是面向所有社会法人企业。只要有资产就可以发行企业资产证券化产品。另外就是企业资产证券化可以利用结构化的手段提升产品端信用等级。

企业资产证券化分析思路

资产证券化发展这么快,对市场参与人员,包括市场监管机构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有媒体报告资产证券化违约事件的发生,我们借助这个契机重新认识一下资产证券化到底是什么样的产品,我们怎么分析资产证券化的产品。

我们看到资产证券化表面意思很容易理解,资产不太好,可以变成一个流动性很好的债券,达到了资产置换的目的。核心要素就是核心风险分析链条,起点是基础资产产生的现金流,终点就是资产支持证券的兑付。风险分析链条中的核心就是基础资产产生的现金流,这个现金流好坏,对这个现金流判断准确性,直接决定你这个产品是否能够成功的发行,导致最后是否能对这个资产成功的兑付。整个结构的设计,就是围绕如何最大程度缓释在现金流流动路径上可能出现的风险来设置的。

我们怎么分析基础资产?首先对基础资产进行分类,从信用风险分析角度分为三类,一是债权类,二是类收益权类,三是不动产类资产。分类依据就是资产和原始持有方可能实现破产的程度来分。

对于债权来讲,主要是企业债务和个人债务。我们量化方法是蒙特卡洛、静态池,压力倍数法,现金流预测,依据合同约定对未来现金流进行预测,债务人影子评级,资产池的信用资质基础,资产剩余期限,期限越长,违约概率越高。

最后看一下不动产资产的关注点,我们REITs结构的不动产项目,风险非常高,我们主要看资产表现的信用,我们怎么看资产信用?我们要看不动产产生的现金流,看不动产未来的评估价值。这两点决定这个资产在资产证券化的规模和期限。不动产未来可持续产生的净现金流,同时决定这个资产的价值。回到不动产资产本身,核心的核心就是不动产未来能够产生多少净现金流,我们列出这些因素,主要都是围绕可能影响未来不动产现金流波动性的因素,都是我们需要访问的信息。

交易结构的关注点,所有交易结构的设置都是围绕整个现金流的开始到重点。基础资产是法律上可定义,可转让的。混同风险,现金流归集机制、帐户设置,资金监管,再投资风险,循环购买,沉淀资金投资,我们需要通过一些循环购买,类似于再投资的动作去匹配资产期限和证券期限。这时候我们面临一些再投资的风险,甚至一些沉淀资金需要做一些保底理财,也面临一些风险,我们要对再利用,再投资,也要进行严格的约定,避免出现风险。

流动性风险,我们要匹配流入流出,这个过程中包括再投资,包括沉淀资产的投资,要做流动性的匹配,避免流动性的风险。

信用增级措施,我们在整个资产证券化项目当中,增级是很重要的,如果没有增级,整个市场就没有一个很好的发展态势。信用增级,包括优先、次级,超额抵押、保证金,保证担保、差额支付承诺、保险,流动性支持,以及其他的,我们希望更多的机构参与到这个项目当中来。

最后就是其他交易安排,交易结构设计中,往往各参与方都站在发行人的角度,对交易进行设置,风险都在投资人这边,利益都在发行人这边,我们希望通过信用触发机制设置,后备机构机制,权利完善事件等等,来平衡发行人和投资人之间的风险。

我们对资产证券化业务关注点和流程做一个总结,在转让前应该关注基础资产负面清单筛选,基础资产权利类别确认,基础资产是否可转让,历史现金流的毒性、稳定性、可预测性,历史现金流的回流路径,我们在回流路径上设置帐户机制,规避风险。转让过程中,基础资产转让,是否完全做到基础资产真实出售,与原始权益人破产风险完全隔离,这也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转让后,需要设置归集机制,要根据现金流的特征,根据发行人或者发行机构主体级别设计一个完整的路径,包括信用触发机制触发前和触发后的事情。以及归集、再投资、分配,资金沉淀、再投资风险,循环购买设置,对于分配的流动性安排,分配属于的设置。

企业资产证券化发展未来的展望

首先对基础资产类型进行展望,我们基础资产类型非常多的,发行主体特别多的,对于一个资产证券化市场来讲,只需要标准化,这个资产已经本身大量存在的,未来会成为一大类基础资产类型去扩张。

融资租赁债权,仍然是首要的基础资产类型,融资租赁证券化不仅仅是融资工具,它是提高资金利用率很重要的一部分。比如融资租赁公司来讲,资产证券化逐渐从一种融资手段转变为其运营模式的一部分。

基础设施收费收益权,具有刚性需求的收费收益权未来仍然是阶段性的大类基础资产类型,这类资产发行期限比较长,一般是在5到7年,最少在3到7年之间,这样一个主体经过一个发起期之后,往往会循环发行。

个人消费债权,从供给和需求两方面来讲,未来绝对是一个市场大类基础资产类型。从供给方来讲,个人消费市场接近规模有5万亿,从需求投资者来讲,这类资产对他们来讲,可能通过直观感觉,通过一些数据,通过一些基本的基调公司,就可以对资产本身有很好的认识。对需求方来讲,这是一个很好的市场。

不动产类,存量市场非常大的,随着资产证券化创新能力逐步展现和资产市场利率的逐步走低,资产证券化将在不动产领域发挥更大的作用。中国一直在推出自己的REITs市场,未来这一定是很大的市场。

交易结构展望,多层次SPV结构构建,在对个人消费债权类资产和不动产类资产类型进行资产证券化时,在综合考虑发行人需求,资产特征,投资者需求的基础上,构建多层次SPV,实现各方利益。

信用触发机制,信用触发机制由被动模式转为主动模式,密切监控产品信用风险的变化,最大程度保护投资者。

重要参与方,很多参与方的角度并不是站在一个非常合理公允的角度,对这个项目设立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未来重要参与方应该非常清晰自己的定位,进一步明确重要参与方的权利和义务,最大程度发挥重要参与方作用,结合信用触发机制,保障证券兑付。


最后是我们对监管的展望,任何一个产品可持续健康发展,都必须得到投资者的认可。投资者认可这个产品,市场参与方可能市场发展初期不平衡,这时候需要借助监管力量,使得整个参与方、投资者,发行人都达到平衡,我们希望首先监管机构能够出台一些引导性监管条例或者强制性的建议,促使各方有必要非常有动力做这样一件事情,这样能保证资产证券化核心、现金流本身得到合理的判断。

明确各方义务,各方只有站在公正的立场,投资者立场,才能把这个产品结构以及风险把控相对合理,未来这个产品才可能持续发展。

扩大信息披露范围,对基础资产运营相关信息披露范围还需进一步扩大,建议扩大至现金流流动全路径的披露。

提高信息披露频率,当前强制性信息披露的频率是年度,年度对一个产品出现风险应对,其实非常不够,呼吁监管能够在规范市场或者真正把控市场风险的角度,希望把信息披露频率提高到季度,把范围扩大到资产证券化全链条,这是对未来基础资产监管的展望。

通过各方的努力,才有可能得到持续健康的发展。

X

欢迎注册网站会员,如果您已拥有账号,请点击登录

X

欢迎登录网站会员,如果您还没有账号,请点击注册